灵异《抓鬼直播间》王逸赵小倩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章节目录

评分:10分
  • 类型:总裁小说
  • 热点:小说,阅读,全文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抓鬼直播间》王逸赵小倩小说在线阅读王逸有相依为命的白血病妹妹王妙儿,继承过世父母的香烛店。一次意外抓鬼,结识了美女主播赵小倩,从此走上

    《抓鬼直播间》王逸赵小倩小说在线阅读由王逸有相依为命的白血病妹妹王妙儿,继承过世父母的香烛店。一次意外抓鬼,结识了美女主播赵小倩,从此走上了大师抓鬼直播的网红之路。小说内容精彩,喜欢就点击抓鬼直播间全文完整版阅读吧!

    =
    《抓鬼直播间》已出全文
    =
    “诸位,我王家也在这守了半个甲子,你说你们整天待在阳间不去投胎的话,也不是个事儿啊?”
     
    珠海市郊的一块坟地里,王逸点着三只香,朝这片荒坟拜了拜,无奈的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跟谁在说话。
     
    “我不是逼你们,可这阴阳有隔,可是天道的规矩,你们总不能觉得我有这么大的本事,把这改了吧?”他仿佛听到谁无理的要求,一脸纠结的说道。
     
    也就是这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阵人声。
     
    “怎么样,老娘进来了,我就问你们服不服?”
     
    王逸回头看去,一个身穿低胸束腰T恤,身下套着件牛仔短裙的美女正拿着手机,对着镜头说话。
     
    那女人朱唇微挑,琼鼻得意的皱了皱,一双媚眼一眨不眨的看着手机屏幕,左手叉在腰间腰很是神气:“都跟你们说了,什么鬼怪神仙的,都是人编出来的。你们一群大老爷们还不如我张小倩一个女孩子,赶紧的,哪几个说我来了就送礼物的,别墨迹啊?说话算话。”
     
    张小倩心里很是兴奋,今天自己突然兴起决定来一次户外直播,结果水友们全都起哄让她夜探坟场,扬言她敢进去,他们就敢刷礼物。
     
    不就是一个坟场吗,有什么好怕的!
     
    作为一个女汉子性格的张小倩当然不服软,二话没说就来了珠海市最大的公墓。
     
    此时她正一脸得意的看着手机屏幕上那一连串表示佩服的弹幕,心下有些飘飘然。
     
    可她这句话刚出口没多久,弹幕却突然炸开了锅。
     
    “我日,主播,你后面是个啥?”
     
    “我草,美女,你后面有东西啊!”
     
    “你们能不能别吓这老实孩子了,哪有什么东西,明明就是个鬼嘛。”
     
    因为是夜晚,虽然白天看起来没个大惊小怪的,很是寻常。但这时候阴风四起,难免会给人一种凉飕飕的感觉。
     
    再看到这些语态一致的弹幕,张小倩心里就咯噔一下。
     
    别真的遇到什么脏东西了吧?
     
    她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害怕,但这么多人看着,她显然不愿在观众面前堕了威风。
     
    定了定神,张小倩装作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哈哈一笑:“还想吓我,你们这把戏太嫩了。”
     
    她说着,大着胆子回过头去。
     
    可这一看,张小倩却是汗毛都立了起来。
     
    自己身后不到一米的位置,竟然有个影影绰绰看不分明的黑影!
     
    并非那种昏光下树木或是石头的样子,那有一人高的东西不但生着手脚,还跟人一般用双脚支撑着身体向自己这边走来!
     
    这般骇人心神的景象立刻吓得张小倩尖叫出声!
     
    她心里一阵害怕,抓着手机的手不住的颤抖。
     
    就在她以为自己真见了鬼的时候,一阵人声却乍然传出。
     
    “我说美女,三更半夜的你不睡觉,跑这荒郊野岭来干什么?”王逸将香火收拾了下,走到张小倩镜头前面,微微皱起眉头,很是不喜的看着她:“这里不是你该待的地方,赶紧回家睡觉去。”
     
    王逸实在是有些生气,最近这些人跟吃饱了撑着一样,没事就往这坟地跑,搞得他没事就要出来转悠一趟。
     
    这不,刚出来就撞到这女的。
     
    他满脸不耐的看了看张小倩,又瞟了眼她手机直播间的弹幕。
     
    一串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起哄从屏幕上划过。
     
    “主播,他瞧不起你!”
     
    “可以,这很牛,主播怼他,我送酬勤。”
     
    这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弹幕让王逸眉头一皱。
     
    “赶紧离开!听到没有?”他横了张小倩一眼,说道。
     
    可惜这女人确实个胆大的,非但不听,还毫不服输的瞪了他一眼,有些洋洋得意的说道:“你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不就是个公墓么,逛两圈有什么问题?”
     
    “我王逸能去的地方多了去了,你可没这么大能耐。”王逸斜了她一眼,上下打量一番,然后冷哼一声,抬手就向她抓去。
     
    这番动作吓了这女人一跳,连忙向后躲去,小嘴一张仿佛就要骂人。
     
    王逸翻了个白眼,左手手拐了个弯,扶起了那女人不小心碰倒的骨灰坛,然后放回原地。
     
    “我可管不着你来不来这地方。”他拍了拍手,直起身没好气的说道:“但是你来了便来了,却是不应该惊扰亡魂……人都死了,你还不让人家得个安宁。”
     
    王逸这话说话,看着女人撇着嘴看了他两眼,一脸不信,对自己说道:“说得跟真的一样,当老娘我是吓大的,两句话就能唬住?要真有个妖魔鬼怪的,有本事你让它蹦出来我瞅瞅?”
     
    “不走是吧?成!”他摇了摇头,无奈一笑:“那你就跟这好好待着,别乱动。”
     
    王逸说着看了看表:“还有五分钟就是零点……今天是七月十三鬼门开日子,你要是真敢待在这儿,说不定能如你所愿。”
     
    说完这话,他也不理张小倩是个什么反应,起身就往公墓不远处的香烛店走去。
     
    这巴掌大的香烛店那逼仄小屋里堆满了纸钱红烛一类的祭奠用品,王逸小心翼翼的从中挑出些看得过去的,又从柜子里抽出一张黄表纸放进兜里,转身往墓地里走。
     
    刚出门就看见那女人果然没走,此刻也不知道从哪掏出个三角折叠架,将手机搁在上面固定好,对着屏幕一脸“无所畏惧”的样子。
     
    “别跟我起哄,你们不用激我,我今天一定要留下来看看,顺便让你们见识下在这坟场过鬼节的滋味。”
     
    她那不信邪的模样让王逸翻了个白眼。
     
    又是个不听劝的。
     
    王逸叹了口气,心里很是无语。
     
    你说这世道真是奇了怪了,怎么有这么多吃饱了没事干的想要来见见鬼?
     
    好端端的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他很是头疼的摇了摇头,从兜里摸出一只毛尖上一片丹红的画笔,在一张黄表纸上动手开始写写画画。
     
    不过对自己来说也不算个什么坏事。
     
    要不是最近这种傻子接二连三的,妹妹的住院费用光靠这香烛店还真撑不住。
     
    王逸脑子里转着念头,手上却是没停,如龙飞凤一般,很快用笔在那黄表纸上勾勒出一副玄妙难知的图案来。
     
    他张口呼了口气,想把这还带着湿气的符纸吹干,可仅仅做了个动作,眼神就突然一凝,忍不住抬眼看向张小倩的位置。
     
    怎么出来了?
     
    难道是被这女的给惹炸毛了?
     
    他心中一紧,仔细看去。
     
    那看着手机的女人丝毫未觉得有什么异常,仍旧一个劲的跟自己直播间的水友们侃着大山,仿佛这周围莫名其妙开始有些寒彻的温度,和愈渐猛烈的阴风根本不存在一样。
     
    这个白痴,就没想到珠海7月的天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冷了?
     
    王逸看到她像是有些受不了的打了个颤,哆嗦一下,双手贴着膀子搓了搓。
     
    也就是这时候,这女人那双眼眼睛突然猛的一瞪,身子跟被点了穴一样,僵直着看向面前,仿佛有什么洪水猛兽朝她扑来。
     
    “啊!”张小倩紧接着惊呼一声,转身就跑。
     
    那副只恨自己没有多长两只脚,唯恐速度太慢的样子实在是叫人差异非常。
     
    王逸看着她一下都没回头,不住的向后退去,脚上的高跟鞋掉了,都没敢回头去捡上。

    她的脸上满是惊惧,嘴里吐词不清的也不知道在嚷嚷些什么。
     
    可显然有东西并不愿意她就这样跑掉。
     
    紧紧退开数米远的距离,张小倩脚下一个踉跄,仿佛绊到什么,一下子摔倒在地,然后又一下没顿的手脚并用爬起来,打算继续跑。
     
    可她刚起身,又是一个趔趄摔倒在地,接着双手猛地一撑,臂膀打得笔挺,仿佛被绳索拴住朝两边猛力拉扯绷直一般。
     
    这一连串突如其来的变化立刻让直播间的水友们闹腾起来。
     
    “嗨呀,鬼来了,好怕怕啊!”
     
    “主播这一连串惊天地泣鬼神的动作让我不得不想起了薛之谦的一首主打歌曲。”
     
    “演员?”
     
    “酬勤已送,主播演技爆表,不知道这个鬼爆衣不?爆衣我送一万。”
     
    “本站抓鬼,指日可待。”
     
    这弹幕刚送出,刺啦一声衣服撕裂的声音立刻传来。
     
    原本倒在地上被扯着双手动弹不得的张小倩那T恤领口处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突然撕开大片!
     
    连里面的内衣都露了出来。
     
    “我草,蕾丝的?等着,我去充钱。”
     
    I“妈呀,这是真遇到鬼了?”
     
    “GG,我不敢看了,各位道友珍重。”
     
    直播间里的弹幕瞬时变了个风向,所有人都下意识的明白过来--这他妈可能是真的见鬼了!
     
    可事情还不算完,就在张小倩的领口被扯开的下一刻,她那扣得紧紧的牛仔短裙也别猛的扯了下来。
     
    这再也忍不住,全身发抖的尖叫出声。
     
    王逸看着这前一刻还趾高气扬的女人落得现在这模样,皱了皱眉,心中犹豫片刻,终究还是快步跑了上去,然后厉声一喝:“呔!适合而止啊!得饶人处且饶人,她也不过是无心之失,别做得太过分了。”
     
    这声音仿佛有着魔力,王逸话音一落,张小倩愕然发现自己原本被巨力压住的身体竟然可以动弹了!
     
    她心中万分恐惧,不敢停留一刻,一脸骇然的手脚并用从地上爬起,仿佛看到救星一样朝王逸扑了过来。
     
    “救我,救我……”张小倩嘴里重复着这两个字,整个人跟树懒一样,直愣楞的挂到王逸身上,将他抱得紧紧的,不敢松开分毫。
    =
    《抓鬼直播间》已出全文
    =
    第二章 “王大师”
    “放开那只主播让我来,我给你再刷一万礼物。”
     
    “各位道友,不知道哪里可以学到捉鬼奇术?老夫决定苦练半年,救个妹子回来养着。”
     
    “本站看片,指日可待。”
     
    因为在所有人看来空若无物的前方,在他的眼中,却是黑雾惨然。
     
    那如同泼墨般浓黑缱绻的迷雾仿佛凭空而生,裹挟着阴风不断逼近过来!
     
    他本想将张小倩推开,可还没动手,那黑雾里突然窜出两团黑影,劈头罩面的就向自己呼啸而至。
     
    “还敢伤人!”王逸剑眉一竖,怒喝一声,扶手一招,那兜里的符纸竟然飞了出来,飘到他面前。
     
    只见他丝毫未停,食指和中指一并,夹住符纸,接着顺势捏了个剑指,毫不畏惧的一掌向那黑影拍去!
     
    那毫无奇特之处的,街边两毛钱就能买到一张的黄表纸顿时无风自燃,化为烈火匹链,絮绕而出!
     
    仿佛牛油入锅的滋滋烧灼声乍然响起,然后所有人原本空无一物的视野里猛地生出一团有着人形轮廓的黑影。
     
    那黑影不断拍打着身上此起彼伏浮现出的惨白火焰,却怎么也扑不灭,如同经受着难以言喻的凌迟般的痛苦,哀嚎着,不住挣扎。
     
    然后过了半晌,仿佛耗尽了力气,身体渐渐蜷缩成团。
     
    直播间里的人看着这诡异的黑影最终被火焰烧成灰烬,消失不见,全都被惊得一言不发。
     
    但很快又再次沸腾起来。
     
    “我草,这他妈真是鬼?主播有这人地址不?我出十万请他看家护院!”
     
    “66666,主播牛逼,这男的更牛逼!”
     
    “这他妈比林正英的僵尸片都刺激!”
     
    “这直播间吃枣药丸!”
     
    可还没等他们兴奋完,却看到那镜头前的“大师”身子一抖,接着自家的主播竟然玉臂一环,搂住了“大师”的脖子,那双可以玩一年的大长腿灵巧的盘在“大师”腰间,眼中欲光高涨。
     
    王逸眉头一皱,抬手挡住自己面前那正打算把脸凑上来吻自己的张小倩,眼神生寒,嘴里说出些在直播间里的人看来,很是莫名其妙的话:“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再不离开,别怪我不客气。”
     
    张小倩朝王逸妩媚的笑了笑:“我这可是在帮你呀……喏,你自己都有反应了。”
     
    张小倩这一连串超出常理的动作顿时引得直播间里的观众们一阵捶胸顿足,暗自骂着“大师”无耻的同时,也都幻想着自己去经受这番“磨难”。
     
    “天啊,这是我看主播直播半年来最受伤的一次。大师,你还我女神!”
     
    “主播你在哪里直播,我来救你啊!”
     
    “万万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主播!大师,让我来替你承担这无尽的痛苦吧!”
     
    可惜王逸显然是看不到他们说的话的,不过即便是看到了,或许也只会翻个白眼,暗骂一声白痴罢了。
     
    张小倩的话虽然让他脸上又红了红,心里却没有乱上分毫。
     
    他也不管面前这面目含春的女人,抬手在兜里摸了摸,抽出一根满是嫩叶,仿佛还在生长着的柳树枝出来。
     
    然后抬手一抽,“啪嗒!”一下就打在了张小倩的身上。
     
    那惨白的火光再次亮起,紧接着,跟刚才几乎一般无二的惨叫声从张小倩嘴里传来。
     
    “我草,太不懂怜香惜玉了吧。”
     
    “完了,大师不受主播色诱,要替天行道了。”
     
    直播间里又是一阵喧闹。
     
    而王逸却是根本不理会张小倩那娇美脸庞上的痛苦之色,抬起柳树枝又是一顿抽打。
     
    火光不断从柳树枝和张小倩身体交接的地方溢出,随着王逸的动作,越来越盛,如同一层薄纱一般将她包裹起来。
     
    就这样过了有半分钟的样子,张小倩的身子突然一仰,直挺着张着小口猛地抖了抖。
     
    仿佛有什么东西从她嘴里窜出来一般,她打了个寒蝉,整个人紧接着失去力气,向下滑落下去。
     
    王逸抬手把她搂住,颇为无奈的摆了摆头。

    你说你没事找事,还得自己遭罪受,这图个什么?
     
    他四下看了看,见已经没了危险,想了想,单手把张小倩提了提,抗到肩膀上,也不管肩骨会不会硌疼她,抬手抓起她的手机,向自己的香烛铺子走去。
     
    这番动作顿时弄得直播间里的一群人又一次闹腾起来。
     
    “我靠,这大师怎么跟和尚一样,是个木头脑子啊?根本不懂得怜香惜玉的?”
     
    “可以,这很大师!”
     
    “楼上的,没见过得道高人都是这样一幅谁也不鸟的样子吗?这叫气场!明白不?”
     
    “大师我好崇拜你!收徒不?”
     
    ……
     
    张小倩醒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
     
    王逸看着她摸了摸自己衣不遮体的身子,把头转过来,看向坐在香烛堆地面上的自己。
     
    也不知道这女人到底胡思乱想了些什么,居然面色猛的一变,双手唬住身子,退到墙壁跟上,嘴里连声质问:“我在哪,你对我做了什么?”
     
    王逸很是无奈的看向她,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回答:“你不是要见鬼吗,难道不记得发生了什么?”
     
    他这话说得张小倩愣了愣,随后很快想起自己不久前被一个面目狰狞的影子压在地上的事情来。
     
    她急忙四下看了看,发现自己的手机被搁在一个柜台上,赶紧抓过来看了看。
     
    王逸知道她是发现了那观看人数有数十万,而贡献榜上的第一名已经变成了一个刷了数万礼物的大土豪的直播间异状。
     
    “主播,为了补偿你稚嫩心灵的创伤,我已经给你刷了三万礼物,阿门。”
     
    “66666,直播内衣秀,超管也看上瘾了,都不停播的。”
     
    “国产四国以,爽!”
     
    王逸站了起来,看着张小倩一脸对弹幕迷糊的眨眨眼睛,按下了回放。
     
    因为用了快进,她似乎把事情的经过了解清楚,随后看到王逸将自己抗麻袋一样扛回来扔到地上,什么都没做,有些不满的哼哼两声:“你是不是男人啊,我衣服都坏了,你也不找点东西帮我遮下。”
     
    她说着,想到刚才那可怖的场景,心里有些后怕,看了眼王逸,迟疑的问道:“那东西……现在走了吗?”
     
    王逸打量了她一眼,眼珠转了转,叹了口气:“还没走呐,它这是看上你了。”
     
    “啊?那,那怎么办?”张小倩听得差点跳起来,忍不住疑神疑鬼的环视四周,哆哆嗦嗦的问道。
     
    “七月十四鬼门开,你拦了人家上路,自然得留下买路钱。”王逸砸吧了两下嘴,一脸正色说道。
     
    “要多少?”张小倩听有解决的办法,急切发问。
     
    “我看你昨天不是收了三四万的礼物吗。”王逸朝她咧嘴一笑:“我也不要太多,江湖规矩,见面分一半。这事,我就替你平了。”
     
    “一半!”张小倩听得叫出声来,明眸一瞪,气呼呼的说道:“还不要太多!你怎么不去抢?”
     
    “抢钱哪有这个快。”王逸丝毫不担心她会拒绝,老神在在的笑了笑:“我可不是强迫你,你可以选择不给,不过嘛……到时候出了什么事情,可别来求我。”
     
    张小倩听得眉头直跳,想到不久前那根本无法用科学道理解释的诡异情况,心里就是一寒。
     
    她犹豫片刻,终究还是抵不过对鬼怪的恐惧,咬咬牙,无奈的点头答应下来。
     
    王逸见她一脸肉疼的样子,心里一乐,忍不住调侃道:“美女,下次有这种事记得叫上我啊,到时候保管你一根毫毛不少,只要钱到位,什么都不是问题。”
     
    张小倩却是心里滴血,想到自己一晚出生入死的赚了几万块买明钱却要被他分去一半,很是不高兴,瞪了王逸一眼,没好气的说道:“鬼才叫你!”
     
    “哈哈,你还真说对了。”王逸摸了摸鼻子,哑然笑笑:“有鬼的时候就得叫上我。”
    =
    《抓鬼直播间》已出全文
    =
    第三章 变数接踵
    王逸因为施术耗费了不少心血,有些疲惫,赵小倩前脚离开,他后脚便关上了香烛店,在地上扔了叠被子,倒头就睡。
     
    这一觉就睡到了第二天下午。
     
    倒不是精神补好了,而是王逸心里一直惦记着一件事,终于是忍不住醒来。
     
    今天是给妹妹缴纳住院费的日子。
     
    他起床胡乱抹了把脸,很快收拾好,出了自己的香烛铺子,往市医院走去。
     
    因为这坟地在市郊,花了差不多两个小时,王逸才紧赶慢赶的到了地方。
     
    王逸的妹妹王妙儿的床位在内科的血液科,住院是因为白血病,时间已经有数年之久。
     
    这些年王逸为了想办法凑齐住院费用,不但休了学,还接下不少“麻烦差事”,算是勉强能维持妹妹的日常住院开销。
     
    他此时刚出了住院部的电梯,还没走到妹妹病房门口,就撞上了她的主治医生冯刚。
     
    “冯医生,这是下班?”王逸朝他友好的笑笑,打了个招呼。
     
    “嗯,又来看你妹妹?”冯刚朝王逸点点头算是答应,脸上却是没有以往那种和善的笑容,他站在原地看了看王逸,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又仿佛有些迟疑。
     
    “您有事就直说。”王逸这些年走南闯北的替自己妹妹凑医药费,倒是学了几分察言观色,看着冯刚的样子,立刻搭了个台阶给他:“是不是得补交化疗费用了?您放心,我这就去缴上。”
     
    说着,王逸就打算去趟收费处,可身子一动,立刻就被冯刚拦了下来。
     
    他抓着王逸的肩膀拍了拍,示意他别着急,然后踟蹰片刻,有些犹豫的开口道:“王逸,你妹妹的病情有些变化……你得做好心理准备。”
     
    “什么?”王逸闻言,脸色立刻就是一变,有些不敢置信的看了眼冯刚,略微结巴的问道:“我……我妹妹怎么了?”
     
    “你先不要激动。”冯刚见着王逸的脸色骤变,心里不由为王妙儿那苦命的孩子叹了口气,他拍拍王逸的肩膀安慰道:“病情虽然有些恶化,但是并非是不可控的,我们今天下午会诊了一次,已经讨论出最妥当的医治手段,但是……”
     
    “但是什么?”王逸急声问道。
     
    “……但是现在的情况是王妙儿必须要进行骨髓移植,这其中不但牵扯到配型的问题,还有……”冯刚说道这里,有些不忍的看了王逸一眼,但咬咬牙还是说完:“还有至少一百万的医疗费用。”
     
    “一百万?”王逸的脸色本因冯刚的前半句话有些好转,可这话说完,却让他的脸比刚才更惨然一分:“冯医生,你不是开玩笑吧?”
     
    冯刚心里也不好受,自从几年前王妙儿病情恶化住院,他几乎每天都能看到面前这个二十出头,本该是在大学里享受青春生活的半大男孩奔波与医院和养家糊口之间。虽说做医生这么久,什么样的病患情况都见得多了,多少有些麻木,但像这两兄妹这样,父母早早就去了,也没个什么亲戚可以凭附,偏偏这十来岁的妹妹还患上了白血病……他也是有些隐恻之心的。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看着王逸一脸茫然不信的样子,摇了摇头。
     
    王逸确实是被这消息给惊呆了,本以为妹妹日渐好转的病情突然出现反复,还需要缴纳这么大一笔天文数字般的医疗费用,这对他来说,无异于天塌下来一般。
     
    但即使天真的塌下来,他也不可能抛弃王妙儿这个自己在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王逸的脑海中满是王妙儿那未受病痛折磨前的纯真笑脸,心里抽搐般的疼痛,他握紧了拳头咬咬牙齿,一言不发。
     
    冯刚也没有催促,就这么陪他站在原地。
     
    良久,王逸抬起头来。
     
    “冯医生,你安排吧,我会把钱准时凑上的。”
     
    冯刚沉重的点了点头,轻声说道:“你放心,医院这边我会尽量帮你拖延下时间的。”
     
    ……
     
    跟冯刚谈完,王逸到医院洗手间抹了把脸,深呼吸两次让自己看起来尽量放松点,然后进了王妙儿的病房。
     
    “哥,你来啦!”
     
    王逸左脚刚踏进门,王妙儿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斜对着病房门口的病床上半躺着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她那惨白的脸上露出个微笑,消瘦的脸颊用手扶着,张开有些发青的嘴唇勉强问道:“我又不是个小孩子了,哥你不用每天都过来。”
     
    王逸看着王妙儿眉宇间那丝强忍住的痛苦,听着她故作轻松的语气,心里有些苦楚。
     
    他不敢在脸上显现出分毫,免得被冰雪聪明的妹妹看出什么端倪。定了定神,装作一副一无所知的样子笑着回应:“还没入夜呢,白天上香的人不多,我来看看你。”
     
    他说着,反手轻轻把门带上,走到王妙儿床头的看护椅上坐下,替她掖了掖被角:“别担心,你自己好好养病,这些事情,老哥心里清楚着呢。”
     
    “我就是觉得你每天都走这么老远,太费神了。”王妙儿嘟了嘟嘴,把脸侧过去,不想让王逸看到自己有些忍耐不住的泪光。
     
    “没事。”王逸心疼的摸了摸她因为化疗而有些脱落的头发,打起精神朝她笑笑:“一切有我呢。”
     
    ……
     
    陪着王妙儿坐着说了会儿话,王逸看着她撑不住疲惫睡去后,才轻手轻脚的离开了病房。
     
    他到收费处缴完拖欠的化疗费用,没有停留,随便买了盒盒饭囫囵咽下,便坐着公交回了那香烛铺子。
     
    还没走到他的香烛铺子处,大老远的就看见一群穿着带着施工帽的人正对着自己铺子前面的坟地指指点点像是在说些什么。
     
    这几人旁边站着个穿着光鲜的女人,她此时正皱着峨眉,那带着几分茶色的明眸盯着面前的数人,一脸倨傲的听着他们不断解释,却丝毫不为所动。那刚到耳边的中长发整理得一丝不苟,鬓发和流海整齐垂下,上身穿着件雪白的衬衣,外面套着大衣,配着一双红色的高跟鞋。
     
    王逸走近了几步,看了眼女人那琼鼻和略显冷漠的薄唇,听着几人的对话,忍不住眉头一皱。
     
    “王处长,你可是我们二建的老人了。”那女人一脸的不耐烦,挥手打断面前那中年汉子的话头,严厉的训斥:“这点小事都让你拖了这么久,你平时的手段都去哪了?你自己说说,我该不该原谅你?”
     
    “对不住,对不住,孙董。”中年男子紧张的弯腰欠了欠身,献媚的朝女人笑笑,不住的讨饶道:“这事是我没办妥当,都是我的错。但……”
     
    “但什么?有话就说,别遮遮掩掩的。”女人眼睛一瞪,横了中年男子一眼。
     
    “但这地方……跟其他地方不太一样……有些……有些邪门。”被叫做王处长的中年男子显然有些犹豫,组织了阵语言,却还是感觉没说清楚:“上次我们来画拆迁图,差点陷在这儿没走掉……多亏了有人帮忙,才得以脱身。”
     
    不过这种简直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东西,说不清楚也是没有办法的。
     
    他心里很是苦涩,无奈的叹了口气。
     
    难道让我去跟孙静雪董事长说,我他妈上次在这地方见着鬼了?
     
    还被那东西吓得差点尿出来?
     
    她能信才是有鬼了!
     
    孙静雪作为一个受了十几年科学教育,还拿了数个学位的高级知识分子,自然是不会相信这些鬼怪之说的,不出他所料,闻言立刻眼睛一瞪,峨眉微挑。
     
    “王立人,你没办好指派给你的任务就老老实实承认,工作失利我也不是个不讲道理的人,少拿这些封建迷信来跟我搪塞。”孙静雪厉声斥责道:“你是清楚的,公司已经在两个月前就已经把这里买了下来,只要解决了最后一户的搬迁问题,马上就要动工开发。这其中耗费的资金和人力,不用我跟再跟你说明了吧?嗯?”
     
    “孙董,我王立人在公司干了这么多年,我这个人您还不清楚么。”王立人连忙摆摆手,苦着脸解释道:“这事情真的不是您想的那么容易的,两个月前,我们规划室的在这跟撞邪了一样,要不是恰好……”
     
    他说道这,眼角余光突然发现了走近自己这边几人的王逸,忍不住话头一顿。
     
    “恰好什么?”孙静雪看了他一眼。
     
    王立人却是跟看到活菩萨一样,眼神都直了,头也没回的抬手一指:“就是这个人,孙董,就是他救了我们,不信您问他。”
    =
    《抓鬼直播间》已出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