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错房间找对人】小说在线阅读,进错房间找对人小说免费完整版

评分:10分
  • 类型:总裁小说
  • 热点:小说,阅读,全文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进错房间找对人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由微信公众号:好米小说 提供!本文是一部回味无穷的言情小说,作者笔触精炼,题材新颖独特,简述:“如此一来,既要突出环境优美,人杰

    进错房间找对人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由微信本文是一部回味无穷的言情小说,作者笔触精炼,题材新颖独特,简述:“如此一来,既要突出环境优美,人杰地灵,还要彰显尊贵,以及独一无二的身份象征。住在这里,不仅可以享受皇帝般的帝王待遇,喜欢的宝宝欢迎点击

    =
    清晨,一缕和煦刺眼的阳光透过轻薄的窗纱照到眼睛上,我本能地伸手遮挡,揉了揉发胀的脑袋,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迷迷糊糊中,鼻尖嗅到一阵淡淡的百合清香,身下压着软绵绵的物体。我伸手触摸,吹弹可破的肌肤,光滑细嫩,柔软似水,手感绝佳,回味无穷。
     
    这不是杜磊那糙汉子啊,他皮糙肉厚又瓷实,浑身上下是毛,就跟未进化完全的人种。再说他跑我床上干什么,我又不好这口,想想都恶心。
     
    我努力地睁开眼睛,才发现躺在身边的居然是一个女人。她背对着我熟睡着,发出轻微均匀的鼾声,头发如同瀑布般散落在床上,而我的姿势左手搂着她的腰,左腿压在她身上,标准的恩爱模范夫妻睡姿。
     
    这是哪?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顿时睡意全无,抬头环顾四周,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床,以及陌生的女人。
     
    头顶上的床头灯依然亮着,沙发上散落着我和她的衣服,茶几上还放着半瓶未喝完的白兰地,高脚杯倒在一边,烟灰缸里有两截未抽完的烟蒂,电视柜上有个橘色爱马仕香包,以及还未散去的酒味。
     
    我努力回想着,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记得和杜磊他们在酒吧疯玩,之后就想不起来了。难道这是他安排的?
     
    不可能啊,他应该知道我最反感这一套了,那是怎么回事?
     
    我撩起被子看了看下面,还穿着内裤,这就说明昨晚什么也没发生,心里反而坦然了。伸手探到400度的眼镜戴上,拿起手机准备看时间才发现没电了。
     
    蹑手蹑脚起身下床,来到沙发前穿好衣服,镜子里的自己一头鸟窝,衬衣上留有红酒残痕,左脸颊上还有个若隐若现的吻印,回头瞟了眼,只见她依然保持刚才的姿势熟睡,在朦胧的阳光下,肌肤白皙,曲线诱人。
     
    我很好奇她长什么样,也不想看到。如果是个大美女还好说,万一是恐龙级别的背影杀手,非提着刀杀了杜磊不可。不过这身材确实完美的无懈可击,宛如米开朗基罗刻刀下的艺术品,婀娜多姿,楚楚动人,尤其是那淡淡的百合香,深深地印在我脑海里。
     
    总不至于这样子去上班吧,做贼似的来到卫生间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完,可衬衣上的印迹怎么也弄不掉,没办法,待会重新买一件吧,回家估计是来不及了。
     
    出了卫生间,小心翼翼提着鞋来到门口,手刚放到门把上准备开门,这时突然响起了一阵手机铃声。铃声旋律很熟悉,孙燕姿的
    =
    0002 未来的徐总监
    我一脚踹开办公室的门,杜磊正低头玩手机吓得魂飞魄散,抚摸着胸口道:“卧槽!你他妈的能不能斯文点,吓死老子了。”
     
    我走过去往桌子上一坐,盯着他道:“昨晚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我还想问你呢,你孙子溜的可真快啊,一转眼都不见人影了,后来你去哪了?”
     
    杜磊的话让我云里雾里,努力回想道:“咱们不是在酒吧喝酒吗,怎么跑到香格里拉了?”
     
    杜磊爽朗一笑道:“朗哥,要说还是你大气,够爷们,昨晚喝完酒拉着我们非要去香格里拉潇洒,来云阳这么多年了,头一次住这么好的酒店,我代表兄弟们谢谢了啊。”
     
    我愈发纳闷了,疑惑地道:“你说什么,我非要去香格里拉?”
     
    “对啊,忘了?”
     
    “这么说是我花的钱?”
     
    “对啊。”杜磊来了精神,起身有模有样地道:“你潇洒地把银行卡往吧台上啪一放,开了三个房间,而且要的总统套,一万多块直接就划过去了,服务员都吓傻了。真是亲兄弟啊,太够意思了。”
     
    我急忙从桌子上跳下来瞪大眼睛道:“什么?我刷的卡?”
     
    杜磊挤眉弄眼道:“嗯呐,后悔了?后悔也来不及了,这不是买东西还能退,哈哈。”
     
    我心口隐隐作痛,一口老血喷出来,咬牙切齿怒骂道:“杜蕾斯,我日你,乘着醉酒诳我,还有没有良心啊,我半个月的工资啊。”
     
    杜磊走过来拍拍肩膀宽慰道:“马上要提拔当总监的人了,还在乎这点钱,昨晚那么多人为你捧场,庆祝你高升,嘿嘿。再说了,是你主动要请我们的,又没逼你。”
     
    “滚滚滚,绝交!”
     
    杜磊哈哈大笑起来,半响道:“你真的不记得了?鬼才相信。”
     
    我隐隐约约记得坐着出租车开着窗户放声高歌,还骂牛魔王是煞笔,可后来就完全记不起来了。看着一脸嬉笑的杜磊,恨不得暴揍一顿,道:“你孙子明知道我喝高了还诳我,等着,下回逮住了非狠狠宰你不可。”
     
    杜磊乐得更欢了,拍着桌子道:“哟哟哟,未来的徐总监,不至于如此对待忠心耿耿的下属吧。咱俩好歹同在一个公司,同住一个屋檐下,好了好了,不就是万把块嘛,当上总监接个单子就赚回来了。你小子昨晚跑那去了,我们还等着你按摩了,结果等了半天没回来。”
     
    “我还想问你了,把我一个人丢酒店你们潇洒去了。”
     
    杜磊越听越迷糊了,挠头道:“这么说你昨晚住酒店了?”
     
    “这不废话嘛,我喝成那样能去那。”
     
    “卧槽,这就奇怪了,咱们好好捋一捋啊。”杜磊掰着手指道,“我们等不回来就去按摩了,一直等到凌晨两点多都不见人影,今天早上走时依然没见到你,打电话手机关机,你又说在酒店,那到底去哪了?”
     
    我脑子里乱哄哄的,想了半天道:“我住哪个房间?”
     
    “8004啊。”
     
    “啊?”我惊讶地差点下巴掉下来。刚才从酒店出来时无意中瞟了眼门牌号,上面写着是8005,这么说是走错房间了?
     
    杜磊似乎明白了什么,眼珠子一转浮现出猥琐的笑容道:“是不是和那个美女约了?”
     
    “滚滚滚,你他妈的把我可害惨了。”
     
    “到底咋了?”

    我空洞的眼神望着天花板道:“磊子,我可能走错房间了。”
     
    杜磊一脸懵逼,凑上前急切地道:“你说什么,走错房间了?那你昨晚和谁睡的?”
     
    “一个女的。”
     
    “卧槽!”
     
    杜磊猛地一拍大腿道:“还有这等好事,快讲讲,那女的漂亮不,床上功夫如何?”
     
    我快要绝望了,回头道:“你他妈的还有心思问这些,万一人家告我耍流氓怎么办。”
     
    “不会的,你又没留下任何证据。再说了,这种事是你情我愿的,她都没反对肯定不会的。”
     
    “我说我什么都没干你信吗?”
     
    杜磊眼珠子都快出来了,提高声音道:“你的意思是就干坐了一晚上?”
     
    “老子喝得不省人事能干什么。”
     
    杜磊咽了口唾沫道:“啧啧!你小子太浪费了,浪费可耻,我咋就遇不上这等好事呢,那女的说什么了?”
     
    我懒得解释,反正解释不清,心里却隐隐担心着。又问道:“昨晚是以谁的名义登记的房间?”
     
    “猴子的。”
     
    我长出一口气,点头道:“那就好,这事到此为止啊,不许和任何人提,你要是说出去,绝交!”
     
    “哈哈哈……”
     
    我伸出手夹了夹手指,杜磊偷偷从抽屉里掏出烟提心吊胆道:“你要抽去厕所,万一让牛魔王撞见了非活剥了不可。”
     
    “切,我才不怕他呢。”说着,优雅地点燃烟,脑海中依然飘荡着那一抹淡淡的百合花香,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再见面。
     
    这时,办公室门外传来脚步声,我竖起耳朵一听,连滚带爬从桌子上跳下来,把烟塞到杜磊手里,在牛魔王进来后一本正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