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篇《婚意绵绵:总裁宠妻好欢喜》小说原文无弹窗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总裁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婚意绵绵:总裁宠妻好欢喜小说简介:你就当我吹牛好了。”池语默无所谓的说道,眨了眨右眼,格外的自信,妖娆一笑,“我去下洗手间。” 常鎏玥脸色一会青

      婚意绵绵:总裁宠妻好欢喜小说简介:你就当我吹牛好了。”池语默无所谓的说道,眨了眨右眼,格外的自信,妖娆一笑,“我去下洗手间。” 

     
    常鎏玥脸色一会青,一会白,一会红。 
     
    她这样好像是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气势上矮了一大截,火大,把酒杯重重的怼在了桌上。 
     
    第11章 雷霆厉,我还是处
    调酒师诧异了,惊慌的看向常鎏玥。 
     
    “这杯鸡尾酒是我调的。你说对了。用的都是顶级。”常鎏玥冷冰冰的说道。 
     
    程峰惊喜的看向雷霆厉。 
     
    雷霆厉很沉着,千古不变的坐拥江山之势,雍容而稳重,没有太多格外的情绪。 
     
    “二哥,你教她的吗?这都喝的出来。” 
     
    “不是。”雷霆厉回道,看向池语默。 
     
    “你怎么懂这些的?”程峰好奇的问道。 
     
    池语默眼中闪过一道暗光,笑着说道:“从小泡在酒缸里长大的咯。” 
     
    “你还挺喜欢吹牛的。这些酒都价格不菲。泡?呵。”常鎏玥鄙夷,端了一杯酒递给她,强势道:“说出里面的成分。” 
     
    池语默耷拉着眼眸看她。 
     
    她让说,她就说吗? 
     
    那气势都没有了。 
     
    “你就当我吹牛好了。”池语默无所谓的说道,眨了眨右眼,格外的自信,妖娆一笑,“我去下洗手间。” 
     
    常鎏玥脸色一会青,一会白,一会红。 
     
    她这样好像是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气势上矮了一大截,火大,把酒杯重重的怼在了桌上。 
     
     
    洗手间里 
     
    池语默用冷水泼着脸。 
     
    Spirytus酒精浓度90%,后劲太大,现在上脑,头晕,思维越来越混乱,不行,她得赶紧离开,不然要发酒疯的。 
     
    她害怕自己发酒疯,有些不好的回忆,转过身。 
     
    雷霆厉推开门进来,“没事吧?” 
     
    池语默摇头,“我想先离开,抱歉。” 
     
    “那杯酒你不应该喝。”雷霆厉扶住她得手臂。 
     
    池语默推开他得手,眼圈微微发红,扯出笑容,什么话也没有说,朝着前面走。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得不应该,即便错不在她,发生了,就是她得错,没关系,离开就好。 
     
    不知道走了多远,眼前晃得厉害,压根走不了路,她靠着墙滑坐在地上,闭上眼睛。 
     
    四周好像都在旋转,脑子里闪过很多人,旧时尘封得记忆冒出来,触动了她心里最柔软得深处,冷,身体微微颤抖着。 
     
    雷霆厉跟着她,目光深幽了几分,上前,扶她起来,“家住哪?我让李浩送你回去。” 
     
    池语默睁开眼睛,脱口道:“我没有家。” 
     
    有些恍惚,纠正道:“呸,我说错了,我有家,我有爸爸妈妈,还有姐姐。但我现在这样……不能回去,雷霆厉,你……可以帮我开个……房间吗?” 
     
    池语默尴尬,好没用,说话都结巴了,只能笑,“呵呵,呵呵呵呵。” 
     
    经理看了监控跑过来,恭敬的问道:“雷总,需要帮忙吗?” 
     
    雷霆厉睨向疯疯癫癫的池语默,“开个套房吧。” 
     
    经理在前面带路。 
     
    池语默腿软,好像踩在棉花上一样,身体立不住,拉住雷霆厉的手臂,“我没有骨头了。” 
     
    雷霆厉:“……” 
     
    他拧眉,把她抱了起来,朝着电梯走去。 
     
    她望着他那张刚毅冷酷的脸,和记忆里的那个男人相重合,有些话当年没有说出来,不吐不快,“喂,是我把你从废墟中刨出来的,还砸到了脑袋,不是小纯。” 
     
    “你喝醉了。”雷霆厉沉声道。 
     
    “呵,反正也没有人相信我。”她无奈的靠在他的怀中,“他们并没有碰我,我还是处。” 
     
    雷霆厉身体一怔,低头看向她。 
     
    她扬起嘴角,闭上眼睛,眼泪流出来,低喃道:“你从不信我。” 
     
    雷霆厉移开目光,进了电梯,深邃的看着前方,眸宇中流淌过异样的光速,再次看向她。 
     
    她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在眼睑下方留下一道黑色的剪影,安静如斯,呼吸都是轻盈的。 
     
    经理看向雷霆厉怀中的池语默,暧昧的扬起笑容。 
     
    这女孩运气真好,能被雷总看中,他还从来没看到雷总带过女人来。 
     
    恭敬的打开套房门,把房卡插在取电处,知趣的出去,关上了门。 
     
    雷霆厉把池语默放到床上。 
     
    她微微睁开眼睛,握住他的手臂,静静的看着他,眼眸中倒影出他好看的模样,手指拂过他英气凌然的眉峰。 
     
    雷霆厉握住她的手,不让她乱动。 
     
    池语默看出他的拒绝,扬起笑容,轻声道:“早就猜到了,你嫌弃我,这样也好,呵呵。” 
     
    雷霆厉望着她傻笑的模样,很无辜,也很无害,心随意动,低头,碰上了她的嘴唇。 
     
    她的嘴唇很软,甜甜的,带着鸡尾酒的香味,是他喜欢的味道。 
     
    心里一紧,拧起眉头,他大概是疯了,居然会吻一个风尘女子,退开。 
     
    她已经睡着了。 
     
    他更懊恼。 
     
    他的吻就那么没有魅力吗?居然给他睡着了! 
     
    他烦躁的给她盖上了被子,转身进了洗手间…… 
     
    清晨 
     
    池语默闭着眼睛坐起来,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头疼,睁开眼睛,猛然惊醒。 
     
    擦,这不是她的房间。 
     
    她昨天喝醉了,只记得晕,坐在地上休息,其他不记得了。 
     
    赶紧掀开被子,衣服还好好的穿着,那里也没有异样的感觉,应该没有被人占便宜。 
     
    她打开门出去,看到雷霆厉坐在窗前的圆桌前,一身黑色西装,一杯咖啡一本书,充满了禁欲系的贵族气息。 
     
    是他带她来的。 
     
    那她就放心了,这家伙有洁癖,一根指头都不会碰她的。 
     
    “那个,请问,我昨天喝醉了没有乱说话吧。”池语默小心翼翼的探头问道。 
     
    雷霆厉看向她,顿了顿,“把醒酒汤先喝了。” 
     
    “哦,我先洗漱啊。”她走进洗手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吓了一跳。 
     
    头发都竖起来了,像是鸡窝,妆容化了,眼圈都是黑的。 
     
    赶紧洗脸,刷牙后出去,拉开雷霆厉对面的椅子坐下,抓了一个盘子里的面包,“不好意思啊,刚才把你吓到了。” 
     
    “吃完我让李浩送你回去。”雷霆厉沉声道。 
     
    “不用了,我一会还要上班。”池语默撕着面包,塞在嘴巴里。 
     
    雷霆厉拧眉,“你白天晚上都要上班的吗?” 
     
    “这个要看客户,有些客户只有晚上有空,有时候,晚上更好办事。”池语默解释道。 
     
    “晚上更好办事啊?”雷霆厉眼眸冷了下来,嗤笑了一声。 
     
     
    第12章 我想跟他,嘿嘿,你懂的
    他真的是疯了,昨晚才会吻她,他又想消毒了。
     
    池语默觉得雷霆厉阴森森的,眼神充满了锋芒,全身笼罩着冷焰。
     
    她有种不好的预感,昨天晚上不会发酒疯了吧。
     
    上次喝醉发酒疯她捧着她姐和她妈的脸猛亲。
     
    “那个,我昨天强吻你了?”池语默小心翼翼的问道。
     
    雷霆厉眼神更冷了几分,连带着空气的温度都下降了好几度。
     
    池语默看他没有否认,震惊的撑大了眼眸,捂住了自己的嘴唇,“那个,我不是故意的,我喝醉了。”
     
    雷霆厉烦躁的拧起眉头,命令道:“喝你的汤。”
     
    “哦。”她低头,喝着汤,偷看他的嘴唇。
     
    他的嘴唇红润而饱满,吸烟的动作也很性感。
     
    她懊恼的垂下眼眸,不应该在他吸烟的时候给他点火的。
     
    她潜意识里居然惦记上了,一喝酒,原色必露,低声道:“那个,我都不记得了,不过,你力气比我大,我应该没有得逞的,对吧?”
     
    雷霆厉冷锐的锁着她,“你是希望得逞呢?还是没有得逞呢?”
     
    池语默干笑,捂着脸,“你不会告我骚扰吧,很丢脸。”
     
    “回答我的问题。”雷霆厉强势道,死死的锁着她,好像她说错话,就可以把她灭了。
     
    “我要是清醒的时候肯定不会这么做的,连希望都不会有。你是高高在上的神,我怎么会想玷污呢,对吧。”池语默拍马屁道。
     
    雷霆厉的眸光更冷了几分,幽深的,好像深蓝里的漩涡,“喝完汤你就可以走了。”
     
    池语默怕他后悔,追究怎么办?
     
    赶紧的,端起碗,咕噜咕噜的几口把醒酒汤干完了,手背擦了下嘴角,“多谢雷总不计较。”
     
    她回房捡起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在地上的包就冲了出去。
     
    雷霆厉拧眉,打电话给李浩,冰冷道:“给池语默打三万元过去。”
     
    “……哦。”
     
    *
     
    池语默到公司才8点20,办公室的人用一种怪异的,鄙夷的目光看她,还低声说着什么。
     
    池语默觉得莫名其妙,刚想回到座位上,A组组长办公室的门打开了,组长生气的看着她,厉声道:“你给我进来。”
     
    池语默不解的进了组长办公室。
     
    组长随手把手边的资料砸在了池语默的身上,“你不想干乘早滚蛋,这里不是你玩耍的地方。”
     
    “什么意思?”池语默不明白。
     
    “昨天李美在亲子园录像的时候你在哪里?”
     
    “我也在亲子园啊。”
     
    “还在撒谎,李美都说了没有看到你,如果你和她在一起,为什么昨天她来公司了,你没来,你去哪里了?”组长质问道。
     
    池语默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李美说没看到我?”
     
    “池语默,别忘记了你还是实习期,上头下达了新文件,每组只留一个实习生,你好自为之吧。出去。”组长瞟向门。
     
    池语默出去,看到李美去茶水室,拿起桌上的水杯,跟了进去,“李美,你昨天来公司了?”
     
    “肯定要来公司啊,还没有到下班时间。”她轻柔的说道。
     
    池语默拧起了眉头,“看来确实是你跟组长说没有看到我的,别忘记了,是我拍下来的录像,掩护你先走的。”
     
    “语默,我不能帮你撒谎了,没看到你,就是没有看到你,马上实习就要到期了,我和你只能留一个。”李美坚定道。
     
    池语默嗤笑一声,该是多厚的脸皮才能做到这么厚颜无耻!
     
    她随手把杯中的水泼到了李美的脸上,确定道:“你这种阴险小人,留不下来的。”
     
    她回到座位上,越想越生气,拿了笔在纸上随意的涂鸦着。
     
    A组的老员工去开会了。
     
    一小时后,她把心情调整好了,生气有什么用,自己难受而已,要的是碾压。
     
    一份资料递到她的面前。
     
    池语默抬头,喊道:“师父。”
     
    “你和李美的实习期快到了,这是最后的考核,以成果论,谁为公司赚的多,谁就留下来。”张芸慧说道。
     
    池语默接过张云慧手上的资料,翻阅着。
     
    “离婚案,好消息是你如果赢了,除了两千元的基本费用外,还可以得到财产的千分之五。
     
    坏消息是你不太可能会赢,你是女方的代理律师,女方嫁给男方之前是模特,没有经济能力,嫁给男方十年后,出轨,被男方捉奸在床。
     
    男方要求离婚,女方要求赔偿青春费,男方一分钱都不愿意给,反过来要求赔偿精神损失费。
     
    双方没有孩子。”张芸慧简单的说道。
     
    池语默合上资料,“可以不接这个案子吗?我并不想为这种女人打官司。”
     
    “别主观判断,离婚案不是那么简单,还有,要么做,要么滚,这就是工作,也是你最后一次机会了。”张芸慧拍了拍池语默的肩膀,走开。
     
    手机响起来。
     
    她看是李浩的。
     
    昨天晚上她把他那有洁癖的老板非礼了,不会来告她的吧?
     
    池语默心虚的接听。
     
    “你的手机就是你支付宝账号吧?”李浩问道。
     
    “嗯。怎么了?”
     
    “你昨天表现很好,我把工资打到你账上,注意查收,另外,等我碰到合适的客户会给你介绍,十个对吧?”
     
    “我表现好?”池语默自己都不敢相信,“那个,谢谢李哥。”
     
    李浩挂完电话,她的手机短信提醒她,支付宝账上收入三万元。
     
    三万元?她一共拿到六万零两百呢。
     
    雷霆厉脾气不太好,给钱倒是大方。
     
    如果他的离婚案找她办就好了。
     
    叹了一口气,重新翻阅资料……
     
    一周后
     
    池语默穿着天上人间的工作服,把两百元钱塞到了领班经理的手中,点了点刚刚进门的程汉南,“经理,我想跟他。”
    5b461534c4b68062.jpg!600x600.jpg

    =

    罗艾看池语默帮她付了八百六的做头发钱,随手把一套白色礼服送给了池语默,“这是我买婚纱送的伴娘礼服,送你了。”
     
    “啊,你要结婚了啊?”池语默诧异,哪个男人这么心胸豁达啊。
     
    罗艾暧昧一笑,“要在众多美女中脱颖而出,婚纱是最惹那些富翁瞩目的了,容易要高价。你的伴娘服效果应该也不会差。”
     
    那……她能不要吗?
     
    “呵呵。”还真是一点都不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