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那些污的是软件

左凌现在还有些困,不过因为一天没有吃过东西了,所以比较饿。

洗了把脸,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她就看到黎夜站在边手里拿着她的安眠药。

左凌看不清他此刻脸上的表,只能看到他紧抿的薄唇。

抬手揉了揉眉心,左凌有些头疼,“下楼吃饭吧。”她出声说道,自动的忽略了安眠药这件事,也没有打算解释什么。

指腹摩擦着药瓶上面的几个字,黎夜抿着唇把药瓶放在自己的口袋里,随后转看着她,才道:“还是睡不着吗?”

“……”左凌现在提起‘睡觉’这个话题就有些莫名的烦躁。摆摆手,她一副不想聊的表,“饿了,先吃饭。”

餐桌上,照例只有左凌和黎夜两个人。两人面对面的坐着,这顿晚餐吃的很安静,谁都没有开口说话。左凌早餐只吃了一个鸡蛋,午餐没有吃,现在虽然肚子瘪瘪的,有点饿,但是吃了几口菜她就发现没有胃口了。

拿着筷子戳了戳碗里没怎么动的米饭,左凌皱着眉看着面前的几道菜。犹豫着,她重新拿起筷子夹着面前的虾仁。这些菜都是她吃的,换做往常她一定能吃两碗饭的,但是今天就是下不了口。

左凌还没有这种感觉的。夹着虾仁的筷子刚凑到嘴边,左凌眉头一拧,随后起离开。

后的椅子在地板上摩擦,发出一声刺耳的声响,黎夜再抬头看过去的时候,左凌已经进了一楼的卫生间,隐隐约约的能听到呕吐声。

管家闻声赶来,比黎夜先一步进了卫生间。

刚刚吃的一些东西左凌都吐了出来,五分钟过去,她都快把胆汁吐出来了,最后才好受了一点。

蓝调的爱·听花开的声音

因为左凌不舒服,黎夜也没有继续吃饭,抱着她就上了楼。躺在上,左凌难受的拧着眉。

管家叫来了医生,量过体温后,才发现左凌一直在低烧。

“这几天都吃了什么?”

“没吃什么。都和往常一样。”

“那有吃什么药吗?”

“安眠药算吗?”

“吃了多少。”

“四颗。”

医生:“……”

“安眠药不能多吃,长期服用会产生依赖,等同于毒品,看你这样子,不能再继续吃了。”

打了点滴,医生又嘱咐了几句便离开了。卧室里,只剩下了左凌和黎夜。

黎夜坐在边的椅子上,目光从头顶的吊瓶移到她上。

他脸色有些冷,“吃这么多,不要命了吗?”

“四颗而已,死不了人。”左凌笑了笑,似乎根本没有把这个当回事。她只是有些排斥安眠药罢了。

黎夜叹了口气,没有再和她说安眠药的事。“是睡不着还是怎么样?”他到现在都不清楚她是完睡不着还是睡一会儿就会醒。

左凌眼眶发酸,只能闭上休息。想了想,她回答着他的问题,“睡得着,就是睡着之后过一会儿会做噩梦,会醒,醒来之后就睡不着了。”

“什么噩梦?是同一个还是怎么样?”<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男女那些污的是软件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