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好吧2020最新版下载

   我看向平凡,一脸期盼,“平凡哥,我都叫你哥了,你好歹也该认我这个妹吧?”

   而看到平凡脸上闪过一抹笑意,随后他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如果七七姑娘不觉得是在下高攀了的话,我愿意做姑娘的兄长。”

   “这算什么高攀啊,我可是一个普通的阳间小市民,你可是古王国的一品护卫哦,就算说起高攀也是我们高攀了你才是。”我摇了摇头说道,其实我对这种身份之分并没有多大的感触,反正就是你看我顺眼我看你顺眼那我们可以相交,不管你是富豪还是乞丐,之于我来说都没差别。

   “你是尊帝选上的皇后,以后,你是一国之母,也是我的主子。”平凡看了眼商渊,又朝我说道。

   “噢噢,这么说来,以后我嫁给了商渊,那你就是国舅了,那个,商渊啊,这国舅的身份高一点,还是一品护卫的身份高一点?”我表示商渊那边的官衔高低搞不清楚,毕竟他的古王国不能跟我们历史书上的朝代来算。

   “如果本尊的皇后是你,那自然国舅的身份高过一品护卫的身份。”商渊笑了,朝我拧了拧鼻子,说道,“小东西,你什么时候让平凡荣升为国舅?”

   “这可得问我叔儿跟婶儿啊,他们说了算。”我皱皱鼻子,朝商渊说道,随后又转向平凡,笑嘻嘻的道,“平凡哥呀,你以后就叫我七七就好了。

   平凡听罢,朝商渊看去,而商渊微微勾唇一笑,朝平凡道,“听她的。”

   “好,七七。”平凡的冷面慢慢的浮现一抹笑容,随后,便又习惯性的垂下了头,不再说话。

   “好啦,我们要回去了,叔儿,婶儿,没想到我们家平安哥竟然那么帅,对了,婶儿,平安哥知道他现在除了你这个老妈之外,还有一个老爸跟妹妹么?”我朝婶儿问道。

   “还没有告诉他呢,最近他都在忙着学业上的事情,不想扰乱他的情绪,怕他分心,所以打算等他忙完了这段时间再告诉他。”婶儿笑着说道。

   “那也是,到时候给平安哥一个惊喜。”我笑着说道,然后再次挥了挥手,“好啦,我们要回去了。”

   长发气质美女旗袍写真清新迷人

   “嗯,去吧。”叔儿一直拿着手机看着屏幕里的照片,听到我说回去,他才从手机里抬头,朝我挥了挥手,我看到叔儿一脸激动的模样也就知道,他现在心情肯定激动的不得了的。

   毕竟,这是他第一回见他那二十几年都没见过的儿子的成年之后的照片,肯定是激动无比。

   我跟商渊上了轿子之后,平凡便立刻抬着轿子,朝我们那栋楼的方向飞去,不过眨眼间的功夫,我们已经从叔儿家的阳台,到了我这出租公寓的阳台上了,果然鬼抬轿这交通工具,绝壁是我用过的最快速又最方便的。

   从鬼抬轿上下来后,商渊一挥手,平凡跟鬼抬轿便都消失在了阳台上。

   我走回大厅,摊在沙发上,忍不住朝商渊问道,“你说平凡跟我平安哥是不是千年前的兄弟啊?”

   “这难说,这世上,毫无关系但长相相似的也不少,不能说因为长相相似就有关系。”商渊坐在我身边,手一伸,搭到了我肩头,然后一用力,我就倒在了他怀中了。那好吧2020最新版下载

   “嗯,我倒是挺希望平凡跟平安哥有兄弟关系呢。”我听罢,确实也如此,毕竟人有相似物有相同,这世上的人那么多,有那么几个长得一样还真的不稀奇的。

   “小东西,为何如此希望平凡跟平安有关系?”商渊微微扬了扬眉,脸上略带惊讶。

   “因为我蛮喜欢平凡哥的啊,所以觉得如果带点亲戚关系就更亲近了……”等等,我这话还没说完呢,为毛感觉真个大厅的温度骤降啊,而且,我还感觉的一股冷气,从商渊的身上散发出来。

   我后知后觉的转头看向商演,却看到他正皱着眉头看着我,脸色十分的不好看啊,颇有点咬牙切齿的意味看着我,冷冷的丢给我一句话,“看来,鬼抬轿无须用到平凡了,就让他去军队历练历练吧。”

   “呃,为啥?”我一听,不禁一愣,下意识的反问道。

   “他竟然敢让本尊的女人喜欢,这最大可当诛,本尊把他发配到军队已经是看在主仆如此多年的份上才这般宽容。”商渊黑着脸。

   “……”浓浓的醋意啊,从商渊的身上散发出来,我反应过来后,不禁笑出声来,我伸手扯了扯商渊胸前的乌发,笑嘻嘻的说道,“你误会啦,我说的喜欢只是对朋友的那种喜欢,也就是说有好感的意思,这种喜欢不带任何儿女之情的啦。”

   “此话当真?”商渊黑着的脸,听了我的话之后,才缓了过来,随后,他又皱起了眉头,没好气的看着我,“小东西,你这是在逗本尊么?”

   “对呀,就是逗你的,怎么样,就只许你逗我,不许我逗你啊,你这可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点灯哦。”我眨巴着眼睛,一脸无辜的说道。

   “竟然学会了逗人了,看来本尊也是时候回应一下小东西你的挑逗了。”商渊唇角突然勾勒出一抹暧昧的笑容,那张俊美的惨绝人寰的脸,缓缓的朝我凑过来,黑眸里,荡漾着微光,几乎有蛊惑人心的魅惑之态。

   “你,你搞错了,这个逗人跟挑逗半毛钱关系。”我不禁感觉口干舌燥,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伸舌舔了舔感觉有些干燥的双唇。

   而商渊的黑眸,看到我舔唇的动作,他的黑眸变得更加深沉,甚至还带着炽热的情绪。

   而他的目标,好像就是我的双唇,还有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浓浓的荷尔蒙气息,我再傻也知道,商渊此时想作什么。

   我连忙把双手抵在他的胸前,为了跟他凑过来的脸保持距离,我只能往后仰,这一往后靠后,我才发现我已经直接就被身后的沙发椅背给挡住了。

   不禁苦着脸,我现在是把自己退到了无路可退的地步了,背后是沙发椅背,身前是商渊,而他权势是把我禁锢在了他跟沙发椅背的中间。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看最新最全的书,搜

标签: